两张球星卡就能买座岛?NBA“上车”!半年增值20亿:真香!

故事要从肯-戈尔丁此人讲起。

他从事球星卡交易这一行当已有40年之久,经历过无数风浪,但这个月发生的一切仍然令他震惊不已。

2月初,在戈尔丁的公司举行的一场拍卖会上,一张保存完好的迈克尔-乔丹新秀卡拍出了73.8万美元(以下都为美元单位),创下了最高纪录。就在几周前,这张球星卡的转手价才21.5万。

整个2020年,戈尔丁八年前创立的戈尔丁拍卖行(Goldin Auctions)无视疫情影响,无视经济萧条和失业潮,出现了前所未有的爆发式增长。

今年1月,他们拍卖超过1000件单品,总价值逾3300万——比他们在2019年的拍卖总额还多。而在2020年,他们的拍卖额达到1亿已经创下纪录,今年则可能超过2亿。

而在电商平台eBay上,高价球星卡可达到300-500万的水平,两张就能买海岛不是开玩笑的。2019年,eBay平台球星卡交易额超过6亿,比2016年增长了40%。

不管是专业投资人还是散户都蜂拥而至,收集球星卡原本是个过时的爱好,现在却变成了投资市场的当红炸子鸡。

戈尔丁的命运也迎来了一个巨大转折,就在2月,切宁集团(The Chernin Group)宣布将对戈尔丁拍卖行入股4000万,戈尔丁本人的职位将变成执行主席,而他公司的CEO将由在Twitter、谷歌都担任过高管的罗斯-霍夫曼接手。换句话说,戈尔丁拍卖行不再是他个人的小生意了,业内大咖的到来,将把公司推到全新的舞台。

而在这群投资人中,有许多人耳熟能详的名字。比如三十五风投公司(Thirty-Five Ventures)的核心人物凯文-杜兰特、里奇-霍夫曼和马克-库班;比如前ESPN高层、The Ringer体育网站创始人兼CEO比尔-西蒙斯;比如韦德风投公司(Wade Ventures)的老板德韦恩-韦德;以及知名演员兼企业家马克-沃尔伯格。

作为一种另类资产类别,球星卡和体育藏品如今的年回报率已经远超标普500指数,利润率高达270%,也难怪这么多名人富豪趋之若鹜,真可谓“立即上车,稳赚不赔”了。

* * * *

从1980年开始,美国每年都会举办全国体育收藏家大会(National Sports Collectors Convention)。那时候,体育藏品市场刚刚兴起,这一大会基本是业内人士和把爱好当生意的老板在洛杉矶的度假休闲,但到90年代业务膨胀之时,它已经成为业界最大的集会,参与者达到10万人次。

但当生产过剩后,体育藏品行业也经历过“泡沫破碎”,球星卡价值暴跌,大会参与者也成倍减少,一直到2018年才反弹到4.5万人次左右。

像篮球球星卡市场,在80年代甚至一度因为太凉遭遇停产,这也是为什么在如今的经济衰退下,这些收藏品的市场逆势沸腾会让那么多专家感到不解。

去年的收藏家大会先是因疫情推迟,随后彻底取消,但疫情却在某种程度上激发了人们更多的热情。究其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

人们被关在家中,很长时间都没有体育比赛直播看,其中一些体育迷开始整理陈年旧物、翻出老版球星卡是很正常的。人们黏在电脑和手机屏幕前的时间增加了,交易球星卡逐渐成了代替体育博彩的娱乐消遣。

在散户之外,资本的力量也不容小视。球星卡价格突然抬头,引起了投资专业人士的注意。各国政府和央行在疫情期间都推出了力度极大的经济刺激计划,很多投资人手中一下有了大量现金。但极低的利率让他们更难寻找有利可图的项目,于是创造性的替代投资变得更吸引人了。

戈尔丁也透露,他的很多客户都是对冲基金经理和风投资本家,“如果有人带着500万找我,要我在一周内为他准备500万的卡片,也是没问题的。一些手握数亿乃至数十亿流动资产的人告诉我,他们没把这当成短线投资:从现在开始,球星卡将成为他们资产配置的一部分。”

在多方合力推动下,球星卡交易量可算得上令人瞠目结舌:

1月底,科比意外离世的消息搅动了体育商品市场,网上到处都在倒卖他的球星卡,eBay交易量暴增600%。

4月,乔丹纪录片《最后一舞》极大推动了乔丹收藏品的价格上涨,乔丹球星卡的交易量增加了370%。

5到6月,eBay售出单价5万以上的球星卡超过40张;到7月增长到96张,其中35%的单价在9万以上。

戈尔丁拍卖行将一张勒布朗和乔丹的签名球星卡(唯一)和一张棒球传奇迈克-特劳特的签名新秀卡(仅五张)打包卖出了90万。

7月,勒布朗的一张签名新秀卡卖出了180万的纪录价。随后,字母哥的签名新秀卡打破了这一纪录,达到181.2万。东契奇、威廉森、莫兰特这些热门新星的新秀卡冲到5万以上屡见不鲜。

8月底,特劳特一张新秀卡卖出了390万的纪录价;当时也是乔丹藏品需求最旺的时候,一双比赛用鞋卖出了61.5万,一盒1986-87赛季的乔丹新秀卡卖出了179万。

最夸张的是,一个86-87赛季的球星卡打包盒都有人斥资1.058万的价格买下,哪怕这东西本质上就是个可回收垃圾。

* * * *

当个体行为得到体制关注,其命运可谓各有千秋。Gamestop散户冲击华尔街的余波还未散去,华尔街已经默默对体育藏品市场出手了。

体育爱好者投资平台Collectable已经在探索球星卡零散交易(fractional trading)的生意,简单来说就是把球星卡当股票卖:他们收购球星卡,然后将其转换为在证券交易委员会(SEC)登记注册的可交易资产,通过首次公开募股(IPO)在其平台出售球星卡“股票”。普通散户可以买下某张勒布朗球星卡的一股,期待得到升值回报。

自去年秋天以来,Collectable已经完成了近40次这样的IPO,赚得盆满钵满。一张1986年的乔丹卡在去年10月每“股”值10美元,现在的交易价涨到了60美元;一张勒布朗的2003年签名卡自去年12月以来“股价”飙升50%。

面对这样的疯狂,NBA当然早就坐不住了。事实上,他们不但已经上车,更在一定程度上扮演了市场推手的角色。

据NBA全球伙伴关系副总裁艾德丽安-奥基夫透露,联盟早在2018年就开始探索利用区块链盈利的可能,并在2019年与区块链公司Dapper签订了多年许可协议,同年就推出了NBA Top Shot。

该产品就是一个基于区块链的平台,让球迷可以购买和出售一些特定的、有官方授权的视频集锦,也就是数字球星卡。

NBA Top Shot的投资方包括NBA、Dapper、球员工会(这里又包括了贾瑞特-坦普尔、安德烈-伊戈达拉等工会高层的个人注资),其目标是为球迷用户带来“革命性的新体验,令人瞠目结舌的球星表演和难忘的高光时刻将成为你可以永远拥有的藏品”。

换句话说,NBA想要将球星卡与加密货币原则结合起来,让炒球星卡更像是炒币,只不过连球星卡都不再是实物了。

它的玩法也很简单。NBA负责提供版权内容,Dapper给这些视频做好标记并进行定价,打包上架,价格一般在9美元到230美元之间。用户购买后,视频将进入其加密的安全钱包,可供查看和转售。

这很快就吸引了淘金者(既有传统的球星卡收藏者,也有钱包深厚的体育博彩者,更有加密货币投资者和股市操盘手)的关注,在内测之时就已经出现供不应求,需要排队购买。

今年伊始,这一仅问世半年多的产品就出现了爆发性增长,一个自然月里的销售额超过3000万,其中一条勒布朗的限量版集锦卖出了7.1万的高价,在那之后,勒布朗集锦的最高价一路飚至25万的天价。

但你以为只有超巨才有这样的待遇,那就错了。事实上,在勒布朗集锦火之前,震撼市场的莫兰特的一条扣篮集锦,因为其序列号为01(总共49条),就卖出了3.5万,而到2月,该条视频在网上的价格也涨到了25万。

面对这样的热度,业内人士都挤破头想上车。波格丹-波格丹诺维奇说自己一共买了46条集锦,包括他自己的,其中一条序列号为13,刚好是他的球衣号码,他花了2300美元买入(但他目前表示自己打算私藏,不会卖出)。库班自己也购入了一些集锦,当然包括了独行侠球员的。

而在截稿之时,NBA Top Shot爆出了单周成交5400万、3.5万人在线排队求购的数据;平台新获得融资2.5亿,估值已经达到20亿。相信这也会让上赛季因疫情损失惨重的联盟感到无比安慰——他们再次成为整个体育界的先锋,创造了一片广阔蓝海。

尽管外界有“泡沫论”的怀疑,但站在风口上的人都相信,一切都只是刚刚开始。

现在的年轻人对什么六成股票四成债券的投资组合没那么感兴趣了。他们也不再信任华尔街的贪婪。他们渴望投资未来,而只要有了信念,炒卡、炒藏品、炒币、炒数字艺术品都会应运而生。

哪怕你不知道这些东西究竟算不算合法投资工具,但这并不重要。只要这些拥有史无前例的渠道、信息和技术的交易大军们相信,就够了。

作者:kewell

(责任编辑:黄宇_NS1604)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