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磅!巴菲特2021年致股东信出炉(附十大重仓股)

原标题:重磅!巴菲特2021年致股东信出炉(附十大重仓股) 来源:腾讯

2月27日,巴菲特公布2021年度致信,该信件向来被华尔街人士视为必读读物,一同发布的还有公司年报。这封致股东信的受众远远超过该公司的投资者群体,世界各地的投资者希望从信件中了解这位传奇投资者的投资心态,以此作为对未来经济和市场的预测。

以下为巴菲特股东信和伯克希尔财报要点:

伯克希尔四季度358.35亿美元,现金储备1383亿美元

·伯克希尔股东应占净利润为358.35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股东应占净利润291.59亿美元增长23%。

·伯克希尔A类股每股收益为23,015美元,相比较而言去年同期为17,909美元。伯克希尔哈撒韦B类股每股收益为15.34美元,相比较而言去年同期为11.94美元。

·伯克希尔四季度运营利润50.21亿美元,同比增14%,去年同期为44.20亿美元;投资和衍生品合约投资收益308.26亿美元,去年同期为245.27亿美元。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A类股总量为1,557,026股,相比较而言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为1,628,138股;B类股总量为2,335,539,124股,相比较而言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为2,442,207,505股。

截至2020年底,伯克希尔哈撒韦的现金储备为1383亿美元。2020年伯克希尔斥资247亿美元其A类和B类普通股。

伯克希尔2020年全年营收2455.10亿美元,净利润425.21亿美元

·营收为2455.10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2546.16亿美元下滑3.6%。

·和其他业务总营收为634.01亿美元,较去年同期的610.78亿美元增长3.8%。销售和服务营收为1270.44亿美元,相比较而言去年同期为1349.89亿美元;租赁营收为52.09亿美元,相比较而言去年同期为58.56亿美元;利息、股息和其他投资收入为80.92亿美元,相比较而言去年同期为92.40亿美元;铁路、和能源总营收为417.64亿美元,相比较而言去年同期为434.53亿美元。

·投资和衍生品合约收益为407.46亿美元,相比之下去年同期利润为726.07亿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股东应占净利润为425.21亿美元,相比较而言去年同期的股东应占净利润为814.17亿美元。

·伯克希尔哈撒韦A类股每股收益为26,668美元,相比较而言去年同期为49,828美元。

伯克希尔十大重仓股曝光,市值近59亿美元持仓占比8.2%

截至2020年12月31日,伯克希尔哈撒韦合计持有市值为2811.7亿美元的股票,购入成本为1086.2亿美元,账面盈利1725.5亿美元。伯克希尔哈撒韦的十大重仓股依次为、、、、威瑞森、、、比亚迪、和特许通信。

以下是伯克希尔最新的十大持仓股明细:

苹果,持仓市值1204亿美元;

美国银行,持仓市值313亿美元;

可口可乐,持仓市值219亿美元;

美国运通,持仓市值183亿美元;

威瑞森,持仓市值86亿美元;

穆迪,持仓市值76亿美元;

美国和众银行,持仓市值69亿美元;

比亚迪,持仓市值59亿美元;

雪佛龙,持仓市值41亿美元;

特许通信,持仓市值34亿美元。

永远不要做空美国

“在美国建国的短短232年里,还没有出现另一个像美国这样释放人类潜能的孵化器。尽管有一些严重的中断,但我们国家的经济进步一直是惊人的。我们坚定不移的结论:永远不要做空美国,”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巴菲特在公开信中表示。

巴菲特致股东信全文:

依照惯例,第一页是伯克希尔与标普500指数表现的对比,2020年,伯克希尔股价年度涨幅2.4%,而同期内,标普500指数计入股息再投资的整体回报率为18.4%。长期而言,1965年至2020年间,伯克希尔股价复合年均增长率为20%,大幅超过标普500指数10.2%的复合年均回报率;1964年至2019年间,伯克希尔股价累积增长率更达到惊人的2,810,526%,远高于标普500指数23,454%的累积回报率。

各位伯克希尔哈撒韦的股东们:

根据通用会计准则(GAAP),伯克希尔哈撒韦2020年度的盈利为425亿美元。具体而言,这盈利是由以下四个方面组成的:运营盈利219亿美元,已兑现资本利得49亿美元,我们持有股票的未兑现资本利得267亿美元,以及一些子公司和关联企业的110亿美元减记。前述所有均为税后数据。

运营盈利是最为重要的指标,哪怕是在它们并未占据我们GAAP盈利总数大头的时期也是如此。伯克希尔经营的重点有二,一是增加我们收入的这一部分,二是收购大型的,并适合我们的企业。不过去年当中,我们在这两方面都乏善可陈——伯克希尔并没有进行任何大规模,而运营盈利也下滑了9%。不过,我们还是通过保留盈余,以及回购大约5%的股票,提升了伯克希尔的每股内在价值。

资本利得和亏损(无论是否兑现)这两个GAAP指标,,在不同的年头当中总会波动不已,这正是股市行情起伏的自然体现。不管当下的数字怎样,我的老伙伴查理·芒格(Charlie Munger)和我都相信,长期着眼,伯克希尔从这些投资持股当中获得的资本利得将是非常可观的。

正如我所多次强调的,在查理和我的眼中,伯克希尔所持有的这些可销售的股票——至2020年底价值2810亿美元——其实是一系列企业的集合。我们并不能控制这些企业的运营,但是我们确实可以成比例地分享他们未来的长期繁荣。只不过,从纯粹会计学的技术观点看,我们在他们盈利当中所占据的份额并不能计为伯克希尔的收益,除非这些投资对象能够向伯克希尔支付股息,后者才能够计入我们的账目。在GAAP之下,投资对象为我们所保持的那些利益是无法得到体现的。

然而,我们看不到的东西,头脑中却必须时刻想到:那些不见于簿记的保留盈利通常都在为伯克希尔创造价值——非常巨大的价值。投资对象使用这些保留下来的资金来扩张他们的生意,来进行并购,来偿还债务,以及——在很多时候,用来回购他们自己的股票(这种做法实质上增大了我们的股份在他们未来盈利当中对应的占比)。正如我们在去年的股东信当中所指出的,在美国整个历史上,企业的保留盈利正是推动其发展繁荣的关键动力。经年累月,那些为卡耐基和洛克菲勒家族创造了奇迹的因素,也会将其魔力呈现在成百上千万的股东面前。

当然,我们的一些投资也会遭遇令人失望的表现,在保留盈利方面对公司的价值帮助甚少,甚至毫无帮助可言。不过,其他的则会交出超出预期的答卷,其中一些更令人惊喜不已。整体而言,我们预计自己在这些非控股公司(其他人会称其为我们投资组合的成分股企业)保留盈利当中所占据的巨大份额将会给我们带来等量的,甚至犹有过之的资本利得。在我长达五十六年的职业生涯当中,这样的预期一直都能够兑现。

我关于这GAAP数字要说的最后评论是,那丑陋的110亿美元减记,几乎完全是源自于我2016年所犯下的错误。那一年,伯克希尔收购了Precision Castparts(PCC),我为这家公司付出了过高的价钱。

我当时没有受到任何人的误导,我就是对PCC常态化的利润潜力判断过于乐观了。去年,由于PCC最重要的客户,即航空航天行业发展的方向恰好与我的如意算盘相反,我的错误被大白于天下。

在收购PCC的交易当中,应该说伯克希尔是买入了一家出色的公司,或者说收购对象业务的精华。公司的首席执行官多尼根(Mark Donegan)是一位满怀激情的经理人,无论在交易之前还是之后,都以同样的热情投入了自己的工作。能够有他这样一位人才执掌局面,真是我们的幸事。

我相信,当初我认定PCC假以时日,必然能够依靠其旗下的有形资产获得优秀的回报率,这一判断本身并没有错误。然而,我错就错在,误判了未来盈利的平均水平,因此也就算错了应该支付给这家公司的合适价格。

当然,PCC绝不是我犯下的同类错误当中的第一个,但是绝对是规模可观的一个。

正在更新中……

(文章来源:腾讯)

PC4f5X

文章作者信息...

留下你的评论

*评论支持代码高亮<pre class="prettyprint linenums">代码</pre>

相关推荐